王小棠,江苏南京人,1934年1月出生于河南省开封市。他是国家一级演员、电影艺术家和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。她曾在《边寨烽火》中扮演庄园,在《英雄与老虎》中扮演艾伦,在《海鹰》中扮演于芬,在《野火、春风与古城》中扮演金戒指和银戒指等等。她创作了许多受欢迎的经典屏幕图像,深受观众喜爱。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担任领导职务期间,他主持了《世界末日》、《大转弯》、《大进军》等一系列重大电影制作。

记者:你的军事艺术生涯是如何开始的?

王小棠:从5岁到14岁,我在重庆呆了9年。1948年3月,我的家人搬回南京,搬到杭州。1952年9月,我加入了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北京歌剧院。1954年3月,我加入了原总政话剧团,因为我和京剧剧团一起去西北军慰问时,曾多次担任记者,表演得相当出色。1955年,我借用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了我的第一部故事片《神秘旅行者》,1957年,我拍摄了《边境村庄的灯塔》。1958年3月,我被调到前八一电影制片厂。

记者:你在电影《神秘的旅行伙伴》中扮演女主角。当你第一次出现在屏幕上时,你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王小棠:《神秘旅行者》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云南边境的反特殊故事。原电影名为《两次巡逻》,已提交长春电影制片厂审查。电影局局长建议将标题改为“神秘的旅行伙伴”。这部电影在1956年春节上映后,每个人都知道扮演小李英的女孩叫王小棠。

记者:电影《边境村庄的灯塔》获得了国际电影节大奖。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,你有什么样的故事?

王小棠:《边境村庄的灯塔》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第一部彩色故事片。1957年,在《边境村庄的灯塔》拍摄的将近一半时间里,导演林农决定取代我成为女主角庄园(Manor)。我一到位,导演就决定拍摄一组正式的特写镜头:“想着多隆”,其中她的丈夫多隆在边境线的另一边跑向国民党,因为他是被坏人煽动起来的。庄园深夜在一棵大树下想起了他。我参加了一会儿戏剧,弯下腰摘了一朵花,举在眼前,眼泪立刻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导演忘了喊“停”,我一直在发泄我的情绪。1958年,这部电影赢得了“第11届卡洛夫·法利国际电影节”的比赛,我获得了“青年演员奖”。

记者:在电影《野火与春风斗古城》中,你成功地创造了两个不同性格的姐妹:金戒指和银戒指。你是如何用不同的性格来完成这样的描述的?

王小棠:著名作家李英如曾是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。他写了小说《野火与古城抗争》。1962年10月,导演阎继周找到了我,让我扮演两姐妹。我说,“要么不要弹,要么弹得好。”那天晚上,我又看了一遍这部小说,并决定玩它。为了演好两姐妹,我和导演严继周讨论过剧本多次,重写了七八部重要的戏剧:《两姐妹会》、《银环夜游》和《金环祭祀》...导演阎继周采用了我写的剧本,拍摄效果非常好。因为这部电影,我在1964年第三届电影百花奖中以高票获得了“最佳女演员奖”。

记者:电影《英雄与老虎》中的艾伦是你唯一的恶棍。你还说你创造了一个特例。这是什么特殊情况?

王小棠:在我调到八一厂的前夕,前总局话剧团的女队长对我说:“我听说你要演《英雄与老虎》中的女间谍艾伦,你一到八一厂就不能演了。你以前玩过的年轻李英和庄园姑娘都很善良。”但读完剧本后,我认为艾伦不是一个十足的恶棍,她是一个“被侮辱和损坏的形象”。演员应该能够扮演各种角色,这样一个人就可以有一千张脸。

电影放映后,当我熟悉的同志和观众看到艾伦最后一枪被杀时,遗憾地说,“她也”牺牲了。“当时对一个恶棍表示遗憾是有争议的。但我想这是艾伦。导演陈波说她表演了角色的复杂性。因此,这部电影是我演过的唯一一个恶棍,但它创造了一个特殊的案例。

记者:你创造了许多生动而有感染力的人物,也创造了许多优秀的电影。你能告诉我们你学到了什么吗?

王小棠:努力工作。每天拍摄完每部电影后,我都要做笔记总结我在今天的拍摄中哪里做得好,哪里做得不好。1958年,我在《英雄与老虎》中扮演女间谍艾伦,1959年,我在电影《海鹰》中扮演女民兵指挥官于芬。当两部电影的剧照放在一起时,每个人都说他们是两个演员。这就是我希望达到的目标:一个人有成千上万张脸,而不是成千上万张脸。

记者:电影《翔》是你自己创作、导演和表演的电影。你为这部电影的创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

王小棠:这部电影从制作开始就不顺利。由于各种原因,我们工厂没有投入生产。但是我不想放弃。经过两年多的挫折,这部电影最终由四川峨眉电影制片厂拍摄。1983年,这部电影上映,并获得了前政府、海外华人和科学界的一致好评。结果,我被任命为八一厂的故事片导演。

记者:为了创作电影《村民》,你去过洪泽湖革命老区六次。你的电源在哪里?

王小棠:在林场六年的基层培训让我更清楚地知道,人是非常具体的。1984年,当我还是前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导演时,我应该在洪泽湖拍摄一个抗战时期的战斗故事。但是当我参观洪泽湖的老子山时,我发现这个地方很穷,我现在应该拍摄洪泽湖的故事。因此,我穿上一双布鞋,一顶草帽和一个背包,坐火车去南京,然后坐长途汽车去淮阴。然后换条船,坐在老子山上。船上满是卖鸭子和油条的村民。我住的地方是招待所,但实际上是一个小房间,有两张铺着稻草的床。我把床上用品放在我待的床上。老百姓把我当成他们的同胞,在我煮的粥里加了一把菱角,这是我的美味佳肴。为了不给村民带来麻烦,我来回走了六次,写剧本和拍电影。主题是我们已经胜利了,我们不能忘记老解放区的人民。这部电影上映后,湖北、江苏等老区的观众一致称赞这部电影。

记者:一系列以“世界末日”、“大转折”、“大进军”为主题的电影创作给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当时创造的过程是什么?

王小棠:1988年6月,组织任命我为原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第一副导演。当时,人们决定,高质量的产品应该注意是否能互相凑合。我们一天24小时都在等着看每部电影的样本,制片副局长和各部门负责人都应该看。

当我还是工厂副厂长的时候,1991年12月24日,在《世界末日》的所有拍摄结束后,第二年《大转弯》(Big Turn)和《大进军》(Big March)系列以梯度同时开始拍摄。

《大转弯》的创作更加严格。副总统刘华清带领参加战争的人们讨论故事板。《大游行》系列制作也很严格。那时,我在办公室对面的一个空房间里设立了一个编辑台。我经常白天工作,下班后吃完晚饭。我在7点到9点编辑了《横扫西南》,在9点到11点编辑了《追逐南线》...直到我们八一厂没有更好的能力,我才把它送出去审查。因此,电影和电影局的领导认为他们是优秀的。

记者:你写并导演了电影《香水誓言》。季羡林先生称你拍的电影是“一部杰出的电影”。这部电影的主要特点之一是它使用了所有非专业演员。你当时是怎么想的?

王小棠:这部电影似乎是关于台湾海峡对岸普通人的故事,但它是亿万中国儿童心中最重要的事情——人民的团聚。

如果一部电影要有情感,它必须非常真实。因此,我们没有邀请专业演员,而是邀请了其他专业人士来扮演电影中的角色,包括大学校长、教授、作家协会主席和台商。他们的身份和经历给这部电影带来了最真实的效果,并在海峡两岸引起了强烈的共鸣。我生来就是一名演员,告诉他们这部戏,帮助他们准确把握角色是我的强项。观众认为每个角色都特别真实和有感染力。专家认为这是一个演员无法表演的“惊人的现实”。

记者:你对军事电影的未来发展有什么建议吗?

王小棠:所有的电影,不管你的场景有多好,最终目标都是写人。因此,创新人才必须深入基层和官兵的内心。至少,演员应该既有道德又有技巧。

从电影管理的角度来看,国有和民营电影公司都有很大的潜力。那些拍摄军事作品的人应该得到奖励。严格的管理是必需的,那些做得不好的人也应该采取严厉而实际的措施来教育和惩罚他们。

(由王晨光和周扬整理)

采访笔记

我是军人

■袁丽萍

采访那天,王小棠坐在沙发上,腰身挺直,穿着一件飘逸大方的长裙。如果不是为了阅读这些材料,很难把她和情绪高涨的85岁联系起来。

王小棠说,自从参军以来,最感人的一句话是“我是一名士兵”。士兵必须有士兵的样子。

那一年,她打算出版一本自己电影的画册。她特别选择了她年轻时身着军装、英姿飒爽的照片作为封面。军帽上的红星反映了年轻人的优雅。

为了努力学习,追求完美,小棠从小就要求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文艺战士。上台一分钟,下台十年。经过几十年的艺术生涯,许多经典人物被创造出来。这背后是士兵的辛劳、汗水、爱和奉献。

是的,正是士兵的力量和意志使这位女演员一直如此美丽,并使她在军事电影史上的印象特别感人。